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关于

神明

‖一点都不正经不好吃的神话系
‖我写的又是什么辣鸡玩意儿……

一般的童话故事开头都是这样:long long ago……

然而我们今天要说的是一个来自于遥远的东方的一个小小的岛国的故事,因此这些一听就很有年代感的东西就省掉吧。

在那个地方,有一种叫做神社的地方,里面住着供奉神明的神官和巫女,他们生来就有一种叫做「灵力」的神奇的力量,可以看到彼岸的事物——对,就像希腊的神庙和祭司一样——就在某个神社里,住着一位黑发碧眼的巫女,还有一位绀发紫眼的神官。

巫女有着操纵风的灵力,虽然这力量很微弱。她是银莲花的女儿,有着墨染的长发,眼睛由最鲜嫩的茶叶的嫩芽染就。神官的长发束成一个马尾,紫水晶打造的瞳孔里,闪着与身份不符的好奇的光芒。

巫女每天都会严格的进行修行:用冷水冲洗身体,练习神乐舞,清扫……相比之下,神官对神明显得没那么尊敬。

“藻玉大人,不出去玩一玩吗?”鲶尾藤四郎从拉门后探出半个脑袋,笑嘻嘻的看着跪在大堂里的巫女,“整天跪在那里神明可不会眷顾你呀。”

青空藻玉睁开抹茶色的眼睛,语气淡淡:“那神明同样不会眷顾你。”

“啊别这么说,来吧来吧。”

“放开,我还没有护理刀剑呢!”

神社里供奉着一把胁差,据说是神明大人的佩刀,不过没有人知道这把刀叫什么,也没人见过神明大人执刀的样子。

事实上,是否真的存在神明,连巫女也不太确定。但日子依然这么一天天过下去了,一心一意将自身献给神明的巫女,与一点也不正经的神官。

故事发生到这里总要有点起伏才叫故事。一位曾在神社祈愿的女性再次来到了神社。巫女见到了只是淡淡点头,转身想要把扫帚放回原处。

“为什么……为什么……神明没有眷顾我?”

巫女察觉不对匆忙转身,可异变已然发生无法逆转。女人被巨大的怨念吞噬,渐渐的变成了厉鬼的样子。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喜欢上别的女子?”

又是在红尘中为情所困的苦命人。脑中不合时宜的闪过这样的念头。啊呀呀不好不好,这可不是想这种事情的时候呀。微弱的灵力无法形成有效的防御,巫女只好在躲避的同时操纵微风扬起一把细沙。可惜这样的小伎俩争取到的时间太短,转眼厉鬼就已冲到前来。

“退后。”

白色狩衣的衣角自自眼前翩然闪过,神官的脸上浮现出与平时不同的认真神色,眼睛闪闪发亮。他抬手结印,修长白皙的手指飞舞变幻,转眼阵法结成牢笼乍起。厉鬼嘶吼却无法再近半步。

“你先回去吧,接下来不是什么好看的把戏。”他的语气调笑,眼中却无半点笑意,看得巫女不由得胆战心惊,似乎神明的威压透过这高高在上的眼神扑面压来。

“放心啦,有我在☆”

神官挥手笑得潇洒,没多久就溜回来嚷嚷着肚子饿。院子里牢笼与厉鬼再无踪影,多半是已成佛升天。

生活在不染红尘的神社的巫女怎会想到厉鬼湮灭前的绝望与不甘,她的心不再平静,开始悄悄留下一个人的影子。天真如她,感情如同一张白纸,看多了有情人困苦挣扎的样子,又怎会去好好看待自己的心动。

她始终要把自己献给神明。

天下终于迎来合久必分的局面,战火燎遍四面八方。巫女整日整夜的在胁差面前祈祷,请求神明将和平的露水降下人间。只是神明也并非有资格去逆天改命,一切都是定好的命数。

最终神社也没有逃过被侵占的命运,领军趾高气扬的宣告此处将成为将军的领地,巫女只有两个选择:投靠,或者自尽。

神官不知去向,大军紧压堂外。巫女高傲的扬起嘴角,珍重的捧起胁差低声向神明谢罪,请他原谅自己的任性。她转身,对着敌将傲气的宣告:“想进犯神明的领地,先看你有没有命活下来。”

刀刃吻上脖颈的同时,由血祭大幅提升的灵力催起阵阵狂风,掀翻一切明火照明之物。火苗触到洒满清油的地板,顿时燃起燎原大火,将神社的一切吞噬殆尽。

燃烧的房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鸟居的结界中是惨叫不绝的人间炼狱。还未被火舌舔舐的屋顶上,白衣的神官手中把玩着胁差,紫眸中映衬着熊熊大火,眼神清清冷冷,高高在上。

“真是看不懂人类啊……”他只手撑住房顶站起来,“啊呀,还没告诉你,这其实是把薙刀呢。”

比少年神明还要高出一点的薙刀在他手中灵活的甩动,最终“啪”的戳立在房顶上。他俯视着曾不可一世却在此卑微的生灵,眼眸终于被火光与鲜血染上红色。

“开杀吧。”

据说那天的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据说神明的白衣被血色染透。据说后来没人见过那位神明,灰色的废墟前赤红的鸟居鲜丽如初毫发不损,在大堂的方位找到的巫女的骸骨旁,是一把被烧得看不出原样的胁差。

“故事就到这里了,该去睡觉了小家伙儿们。”

“妈妈,”年纪最小的孩子回过头来,淡紫色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妇人,“这个故事是真的吗?”

“嗯……大概吧。”

卧室的门被轻轻关上,壁炉里的木柴烧得噼里啪啦的响,客厅里只剩下最年长的少年与妇人。

“你又给他们讲这样的事了。”少年轻轻开口,黑色的发与淡紫的眼,与那个孩子十足的相似。

“难道要告诉他们收养他们的是一位神明和不老的巫女?”妇人闭眼轻笑,周身浮起柔和的光点,转眼成了一位娇俏的少女,“我看就算是那孩子也不见得能接受自己有这么年轻的父母吧。”

“可是我们的年龄是会增长的。”他低头和少女耳鬓厮磨,换来对方的嗔怪,“你够了,如果不是我可以用灵力改变样貌,他们迟早会怀疑的。”

少女顿了顿,轻轻的问:“药研,后来真的没人再见过你哥哥了吗?”

少年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涣散,很快又恢复回来,回答:“谁清楚呢,他那次体验人类的感觉,倒是彻底的没成功。”

白衣的神明直到最后,恐怕也不能清楚巫女的心,自己的心,是怎么一回事。

人类与神明啊,都是难懂的存在。

——talking time——
@鱼汤 的投喂……效率低下且极不好吃的神话系腿肉。
说回来我明明想继续写喝中药的绝望。
以上,感谢阅读。

评论(17)
热度(9)
  1. AiNo鱼汤千安 转载了此文字
    啊真的是很麻烦千安太太啦……明明她刚考完试来着……咳,感谢千安大佬投喂的我家闺女藻玉,啊这个闺女真是...

© 千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