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关于

想找个可以听我读东西的小伙伴,发泄一下想要大声朗读并渴求建议的愿望。

有人吗,一起啊。

码个梗。

我不会向你许诺永远。从开天辟地到万物湮灭,宇宙洪荒之间唯有死亡永恒不变。人类许下的永远,也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但至少,我把我的缰绳交给你。我还在一天,我就会回应你的每一句话,追随你的每一个动作,直到时间将我们分离。我们好好相遇,也好好道别。

天台

‖这是还债的。过了这么久甜甜我对不起你x
‖就算还债也是段子写手x

磐皇

磐正是被皇雨轩从床上拖起来的,原因是大小姐想去看日出。

他只是个顺带的。

睡眠不足。

磐正也不敢大声抗议,嘴里嘟嘟囔囔跟在皇雨轩后面,头一点一点的好像下一秒就能栽到地上睡到天昏地暗。皇雨轩反常的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扯着少年的袖子把他往天台上拖。

天边已显出一点蒙蒙的鱼肚白,微光发散到空中,天幕颜色自上到下逐渐变浅,仔细看一看才发现所谓黑夜其实是深到发沉的蓝。

白色渐渐的扩大,最贴近天边的颜色由橘红取代。夜色与黎明之间的过渡被渲染成明亮好看的海蓝,是白日天空不可能出现的青碧色。

街道上已有少许的人声,城市的清...

卡米尔个人向‖是风动

‖很短,只是因为一阵迎面的风想写。
‖无cp,卡米尔个人向,勿刷谢谢。
‖有点崩了,明明他是酷哥。

少有的宁静时刻。

卡米尔站在崖上,静静俯视下面的草原与丘陵。远处山脉连绵起伏,可见之处都被软绵绵的草地覆盖。

通过预赛后的三天时间,可以准备,休息,打探,而且禁止互相攻击。

战斗无所谓,但麻烦事还是少一件是一件的好。

帕洛斯依然唬着佩利一左一右的唱双簧。他听着吵,征得雷狮同意后走到不远处的山崖上散心。这是个刚好的距离,说话声低微成可以忽略不计的背景音,有什么事也能迅速折回。

不过。他望着远处微微眯起了眼睛。一般也不会有什么事罢了。

提起登高望远,似乎都是俯瞰众生之人才做的,带着不屑与狂...

眼睛疼……

碰上高考改革,在筛选大学和专业,暂定分数线620上下。

排名前几的大学是报不了了,厦大也报不了……虽然高中留的这个作业有点麻烦,但确实认识到了差距。

得好好努力。

夏梦

‖前田婶,审神者名字表现。三日月和鹤丸是友情戏份。其实写出来至少两天了。
‖虽说是友情戏份但是占了大半篇所以还是打tag了。
‖祝你可以抓住夏天的尾巴,在一个舒适的夜里,做关于夏天的梦。

星谷幸转过拐角,脚步停了一停,又随着说话的节奏继续前行:“月黑风高杀人夜,两个老头子躲在这儿喝酒,当心回房的路上撞到柱子。”

“哈哈哈,小姑娘还是嘴上不饶人啊。”三日月的腔调依旧不紧不慢,端酒的手也很稳,只有眼波流转间那层朦胧了新月的云雾让他露出一点醉态。

平安风骨。星谷幸叹了口气,好看的人喝醉了也很好看,尤其是酒量好气质好的好看的人。她也盘腿坐下来,伸长胳膊捞来一个酒碟:“不是我说你们,酒喝多了手抖,节制...

……是想就着《千秋令》来一篇比较正经的历史向,然而却不知从何下笔,如何叙说。

我泱泱中华呀,上上下下五千年,自盘古开天辟地女娲造人,至今日华夏崛起东方屹立,历史滚滚向前,中间多少英雄豪杰名扬九州远播世界,他们是世界的宝物。

真的懂得太少,才不知如何下笔。

黄帝一统中华,征东夷,服九黎;

炎帝著《本草经》,植五谷,尝百草;

夏禹收九牧之金而造九鼎,夏商周三朝奉之为传国之宝;

《诗经》无邪,三百篇记西周至春秋;

战国烽火连天诸侯争霸,诸子百家群起争鸣;

秦始皇扫六合,立大秦;

汉高祖径泽斩白蛇;

光武帝昆阳败王莽;

魏太祖铜雀引高歌;

七贤倚竹醉酒风华盛;

兰亭羲之...

被喜欢的人主动发了晚安,大概觉得我可能想养火(x)
虽然只是语C不过很开心,特关响起来的时候嘴角都不自觉的扬起来了。到现在也是。
想起来被皮下小姐姐撩得心砰砰跳的时候呀。
晚安。今后,也试着记下这样让人开心的鸡皮蒜毛的小事。

车站人生百态,每个人都风尘仆仆,满脸疲惫。最亮眼的莫过于少年人,一个行李箱走遍天下,笑脸盈盈,意气风发,眼中星辰胜过阳光万丈。

讲个冷笑话。

“你说你连死都不怕了,这世上还有什么你害怕的事?”

“有啊,我怕疼。”

“……”

“我要是不怕疼,就不会在这跟你说话了。”

1/7

© 千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