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关于

觉得万工轿如果有灵的话,会是国宝里最娇艳美丽幸福的了。

着红妆,钗凤满头,步摇作响。蒙红纱,金丝绣缕,花容隐约。白皙面容桃花夭夭,含笑婉约期待盈盈。眉若远山一线黛,眼角飞红入长鬓。青丝三千如泼墨,纤指青葱探广袖。

她大约是二八年华,及笄不久,面容尚且稚嫩,却已是美貌初现,明眸善睐。自带十里红妆,吹拉弹唱八夫抬轿,绵延不绝数十里。举手投足皆是大家风范,仍是出嫁少女桃李豆蔻期待的模样,温温和和含笑间却是通透年间。

“打扮的真漂亮呀,姑娘这是要嫁给谁呀。”
“我不知道。”
“这……不知道?”
“是,不知名讳,不知家世,不知为人。 ”
“这……这还嫁?”
“不是我嫁,是姑娘们嫁。”
豆蔻年华的美人儿轻轻慢慢的笑,温润通透。
“我只是千万女儿对于十里红妆的期盼,所以我盛装登轿,但我,不知归处。”

华美顶级的花轿在阳光下闪出光亮,金漆涂就的轿身胜过阳光。似乎每个姑娘都在少年时幻想过长发及腰红妆十里,想过在夜深人静的夜偷偷跑到哪间老字号,于飞檐瓦墙间轻轻抚摸承载着深植骨肉血统中的情结的花轿。管他是万工轿还是一顶简单的小红轿,披上凤冠嫁衣的那一刻,心中就满是了对于未来的希望。
很难说钗凤珠履与婚纱曳地哪个更胜一筹,这是两种形式文化的传承。但我只能说,不管是穿着水手服穿梭街巷,还是西装革履奔波楼厦,抑或长裙绣鞋撑伞江南,大概每个中华女儿看到穿越时空而来的盛大红妆时,都会下意识的去屏住呼吸瞪大眼睛,感受体内的血液因为故土的呼唤沸腾起来造成的难以抑制的向往。

评论
热度(16)

© 千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