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长弧,封面及昵称后缀用于自我提醒
和我说话前请一定要提醒我一句说话先过过脑子

Σ被迫提前改了名字,为纪念一个无法忘却的少年
因为混乙女关注的大多也是乙女太太所以腐向恕我不能推荐

关于

[taleland企划·大和守安定]伪装

格林因格林而出名。
四面环林,风景优美,气候宜人,物资富饶。格林的居民天生就是自然的宠儿,至今衣着建筑仍带着田园气息。
“哈——”神崎有栖没精打采的打了个哈欠,慢吞吞的从被窝里爬起来。大和守安定早已把早餐摆好,就等着她起来。
“真懒。”他嚼着面包,吝啬的吐出两个字。
“随你怎么说啦,我开心就好。”
是是是,您开心就好。大和守安定被她一句话呛得无力吐槽,只好郁闷的灌下一大口牛奶。
“你再喝奶也长不高了,省省吧。”神崎有栖喝了口红茶幸灾乐祸,气得大和守安定“你你你”的结巴半天也没再说出一个字儿来,气急败坏的叫了声她的名字就跑了。
嗯,跑了才好。
神崎有栖将蛋糕三下五除二的塞进嘴里,咕咚咕咚几口喝完了茶,丝毫没有抛弃形象和浪费上好红茶的愧疚感。她一手抓过斗篷匆匆披上,一边噔噔噔的跑下楼梯,和老板说了一声就没影儿了。
如果安定在的话,她怎么行动呢?
白色的人影飞快的穿梭在人海中。脸庞被帽子挡住,只剩下小巧的下颌露在外面,点在其上的樱色唇瓣,勾起惊心动魄的弧度。
如果金丝雀飞出牢笼却发现自己还是被保护着,那么,偷偷溜走不就好了。

“我要当这个。”
当铺的老板懒懒散散的抬眼看了下这个披着穷酸白斗篷的主顾,到了嗓子的嗤笑被那一眼生生压了下去,眼睛瞪得溜圆。
“没搞错吧,你要当这个?”
神崎家的金菱格,只为少数人所有,且登记在册。若是假冒,少不了被神崎家一顿收拾,但那是买下的愣头青所要担心的事。
他只需要收好拍卖所得的钱就行了。
“当然,谁不知道被神崎家收拾的下场。”那人发出冷冷的笑,将金菱格扔到柜台上,“我要拍卖的三成。”
老板忙不迭收好了金菱格。三成,可以说是狮子大开口,但他还能分得七成,足以让他下半辈子挥霍无度。
而且能拿到金菱格的人,少不了手段。
老板的眼睛暗了暗,挂起谄媚的笑容:“可以可以,您好走。”

光明之后,必是阴影。
即使是民风淳朴的格林,也心照不宣的遵守着墨守成规的约定。当乌云笼罩夜空,星光被掩埋,月华被玷污,大地陷入黑暗,阴影中的野兽开始了狂欢。
地下夜市无奇不有。财富,权利,甚至是生灵,只有待出售的货物,没有卖不了的东西。人性可以被出卖,良心是最廉价的商品,一切暗箱操纵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因为这里是黑暗的聚集地。
“接下来的这件,可以说是无价之宝——”主持人浮夸的
抬高了音调,底下已经有客人不耐烦的皱起了眉,“神崎家的金菱格!”
方才哗然的场面一瞬间寂静下来,很快爆发出更大的声音。
“神崎家?!”
“真的是金菱格吗?假的吧?”
白色的人影静静地听着人们的议论,举起木槌——
磅!
沉重的敲击声如休止符,为吵嚷和犹疑画上句点。
“五十万。”
出手不菲,但也不只值这个价格。
“六十万!”“八十万!”……
很快大厅里此起彼伏的响起木槌落下的沉闷声音和声嘶力竭的叫喊,人们一个个都红了眼,理智全无。
白色的人影悄悄勾起了嘴角。
这里是地下夜市,黑暗的聚集地。不需要人性,也鄙弃良心,理性被践踏在脚下,法度被视若无物。一颗石子就能激起千层浪,一点火星就能熊熊燎原。
来,沉迷吧,狂欢吧。
巨大的鸟笼,在前方布下。

克莱克因今天心情很好。
他本来是神崎家格林店铺的代理,多年来谨言慎行,才得以从以百万进账的收益里积攒下财富。而今天,他将一半金钱交出去,换来了更为值钱的东西。
至高无上的,金菱格。
很快,他将坐拥金山银海,拥有一辈子都挥霍不完的财富。
“晚上好,克莱克因先生。”
轻柔的女声传来,克莱克因惊疑的抬起头,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一个少女随意的坐在二楼的窗口,夜风穿过她黑色的长发。她的眼眸闪闪发亮,映衬着背后漫天繁星。
“不知我的金菱格,您拿着可还满意?”
“你……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有线人呀。”她歪了歪头,笑得柔软。
只不过那个卖掉金菱格的线人,已经消失了。
克莱克因额头上是大滴大滴的冷汗,干笑一声:“哼,你又拿不回来……”
“哦?谁说的?”
下一秒,锋利的菱片抵在他的喉咙。
哐当——大门被粗暴的推开,警察模样的人鱼贯而入。领头人冲着她微微点头,手一挥,身后早有人上前把他拷住。
“我们已经找到了他贪污的铁证,会对您的家族进行补偿。多谢您的协助,神崎小姐,不愧是神崎家的爱丽丝少主,未来的当家。”
“您客气了。”神崎有栖笑眯眯的回答,没管克莱克因瞬间惨白的脸色,伸手勾过金菱格扬起来,“这个我能拿走吧?”
“自然。”
那一刻,克莱克因清楚的看到,金菱格上不易察觉的那行字体。笔画缱隽而锋利,用拉丁字母潇洒的刻印其上,低调又嚣张。
Arisu Kanzaki(神崎有栖)。

神崎有栖翻上围墙时,意外发现了大和守安定,吓得一个不稳,直挺挺的摔了下去。
她瘫在大和守安定怀里郁闷的问:“你都知道了?”
“当然,你见过谁离家出走不卷铺盖的?”
“那你想到过吗?”她抬起头,目光灼灼,眼中星辰几乎晃了人眼,“我是这样的人。”
“这种事我早就知道啦。”
再说他也不是什么好人。
神崎有栖愣了愣,大和守安定已经把手摊在她面前,歪了歪头。
“不走的话我就扛着你咯?”
啧,这只兔子。
爱丽丝将手搭在白兔的手上,跳起一支不可思议之舞。
嘘,这个夜晚,切莫出声。
——————————
Talking  Time
hhh是不是神奇的展开。
其实写这里是想干什么呢,展现一下小爱丽丝与众不同的一面。她固然是个刚刚离家任性放纵的大小姐,但也是神崎家的少主,未来的当家。一切光明或不光明的手段,她都得掌握,才能将神崎家的天下牢牢握在掌心。
即使是想要抛弃责任,也不得不成长。
被囚禁的金丝雀飞出牢笼,带着好奇,才会插手神崎家事务,以少主的身份肆无忌惮的行事。而这都在预料之中。所以安定并不奇怪为什么爱丽丝会一系列事情。
我先前也有说,安定是知道总司的过去的。这里其实隐晦的引用了新选组的历史。即使后来才化作人形,也并不如表面纯良。而新选组的练习据说并非使用竹剑木剑,而是磨去刃的真刀。
嗯,所以安定才自认不是什么好人。
说回来这里写的挺需要脑子,我也没有列大纲,也不擅长写这样埋伏笔的东西,不知你们看出来了吗。
谢谢你们的喜欢和推荐,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