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长弧,封面及昵称后缀用于自我提醒
和我说话前请一定要提醒我一句说话先过过脑子

Σ被迫提前改了名字,为纪念一个无法忘却的少年
因为混乙女关注的大多也是乙女太太所以腐向恕我不能推荐

关于

星空与拂晓(下)

‖我流前田,各种瞎bb,注意踩雷
‖新选组出场较多注意
‖系列故事点专属tag星谷天。

“主君!”我艰难的拉拽着被子,试图让主君起床,“该起床了,麻烦您松……开……手……!”

“不要!”主君死死抱住被子吱哇乱叫,“我昨晚是裸睡的啊!”

如果问身为本丸初锻,身经百战,曾守护加贺前田家百年的粟田口短刀,前田藤四郎我现在最怕什么,莫过于空气突然安静。

主君穿好衣服出来的时候,我正坐在廊下,靠在柱子上捂脸。

“你这是怎么了,又没看到什么不该看的。”

“不是……”我感觉自己的脸又烧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看着一脸问号加无所谓的主君,我深感无力,“您下次按套路出牌行不行……”

“如果按套路出牌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和我说话了。”

我有点迷茫,猛的反应过来,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合着按套路出牌的意思就是我看到不该看的然后被刀解?

我有预感。我可能是政府掌权以来,第一个被自己主人清奇的脑回路气死的付丧神。



事实上今天有正事儿要干,不然主君一定一个言灵把我轰出去了。来现世前,新选组的各位特地拜托主君替他们去祭拜一下前主,捎带着还没有来到本丸的长曾弥虎彻先生的份儿。

兜兜转转了一圈,我手里已经拎满了预备带回本丸的手信,譬如说土方小馒头,加州先生的指甲油之类的……不是我拦着,主君可能还想买把模造刀玩玩。

她相当理直气壮:“木刀一点也不过瘾,你们又不让我碰真刀。”

“您不是有指挥刀么……”

“指挥刀又不是用来砍人的!要是让我碰真刀我就不买!”

碍于良好的家风,我控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维持住得体的微笑,伸手解下本体相当不客气的扔给主君,顺带让嘴角扬得更高了点儿。

很好,那副气鼓鼓的样子完全在意料之中。

主君郑重的拔出刀来,试着挥了一下……后果就不提了,这可不太好看。

她特别果断的收刀又扔回来,一脸严肃:“我没说过碰真刀这种话是不是?走了走了,得去看总司了。”

“是是,您绝对没说过。”我憋着笑,揉了揉发烫的耳朵。

虽说和本体之间有感应,可是主君手上的温度也能传过来这点……哎,失策失策。


看到专称寺的时候,我还有点诧异,未曾想过高楼大厦的大都市东京的街道上,也会有一处小小的绿色寺庙。

“主君,这里……”

“总司的长眠之地。”不知是不是我眼花,她似乎闭了闭眼,“冲田家累代之墓。”

红色的栅栏,围住一方田地。主君静静的凝视着一个带有小房子的墓碑。上面空无一字,独留风化磨损的痕迹。旁边倒扣的木桶底沿缺了一块,印着四瓣木瓜和冲田家字样。

看来,那就是冲田先生的墓了。我觉得那个纹样眼熟,想了想才记起是冲田家纹,加州先生和安定先生的刀纹即是由此演变。

“我们来得不是时候。”主君轻声说,“只有一年一度的总司祭,总司墓才会开放。”

到那时候,主君一定会和政府请示,带着冲田先生的爱刀来看望他吧。不止是冲田先生,每逢祭日,她一定会和新选组的各位来看望他们的前主吧。

“前田,”主君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叫我,似是恐怕惊扰长眠之人,“他啊,是我做审神者的理由。”

“因为想看看他的刀是什么样,一开始见到清光真的吓到了。”她笑起来,“后来安定来了,那个时候我几乎以为自己见到了总司。”

那是弥漫着淡淡的忧伤与怀念的时光。那个在动乱中双手染血依然笑容干净的少年,那群明知身将死依然坚定信念的武士,那个我未曾知晓的残酷又温柔的时代与眼前少女的联系,在长眠之地幽幽展开。

“新选组的大家不都是笨蛋么,连带着我的刀都变傻气了,整天和陆奥守吵吵,烦死人了……”

“可是那样明知结局依然奋不顾身的信念,真让人羡慕啊。好想……成为那样给人力量的人啊。”

啪嗒。我清楚的看到,一滴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滚下来,砸到地上,溅出一朵折射光芒的水晶花。

心里……又满溢着这种感觉。酸胀,疼痛,夹杂着微不可言的喜悦。和主君此刻的心情一样吗?和新选组的刀剑对前主的感情一样吗?不对,不对……

我张张嘴,声音干涩得发紧:“对主君来说……对您来说,新选组的各位,冲田先生他,是什么呢?”

她仰起头,看着天上连绵的云,慢慢闭上了眼睛。

“啊啊,是什么呢,让我想想……”

“大概是,光吧。”




“您会成为那样的人的。”

回去的路上,我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话。

主君看上去有点吃惊:“嗯?什么?”

我深吸一口气,转到她前面来,看着她眼眸中映衬出的自己和天边连绵的火烧云。

“我说,您会成为冲田先生那样的人的。”

“……新的玩笑?我会成为谁的光啊?”

“虽然不一定是光一样的存在……”我嘟囔着。

“我。至少,您会成为我的力量。”

虽然这份感情还难以界定,虽然还不能为它命名,但是,但是,您的地位绝不会改变。

您啊,是星辰,是于漫漫黑夜之中,将我导至拂晓的指引。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