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长弧,封面及昵称后缀用于自我提醒
和我说话前请一定要提醒我一句说话先过过脑子

Σ被迫提前改了名字,为纪念一个无法忘却的少年
因为混乙女关注的大多也是乙女太太所以腐向恕我不能推荐

关于

魔女日志

‖瞎写,日常,没有主题
‖尝试用平静的口吻描述的日常生活中体现悲伤和希望
‖没名字,谁都没名字,愿意的话欢迎讨论,第一次写这个没人和我说话会很寂寞的
‖不会另开,想看下去记得常回来看看

00.

“喂,你有家人吗?”

他抿着嘴不说话,把手背到了身后。

“我是人偶的魔女。”我等了半天也不见他有动静,只好无聊的吊起手来做了一个人偶的姿势,像是手臂被丝线生拉硬拽的那样扭曲奇怪的姿势,“你和我走吗?”

他终于说话了,声音清凌凌的:“姐姐,太中二不好。”

虽说现在这时代我这个魔女也活得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可你要这么说我就不乐意了。谁还不是个宝宝咋滴。老娘就是魔女!不接受反驳!

对于我的态度,这个小子选择以白眼回应。

反正附近也没人。我看看周围自顾自的打了个响指,把手伸给他看:“现在你相信了吗?”

在他猛然睁大的眼眸中,我清晰的看到那双手的形状。由一段段木头拼就的,靠着球形关节连接的,丑陋不堪的骨骼,属于着人偶的手。

“我是人偶的魔女,因为我本身,就是人偶。”

01.

小孩子对奇异事物的接受度挺快,我们约好了不对外说,我是用人类会把我送上火刑架的借口恐吓他的。可惜这个时代的小孩子早熟得很,他对我的说辞翻了白眼,保证不说之后要求我要到孤儿院陪他半个月才肯让我领养。

千万不要问我我活了多久,就我有意识以来我已经记不清了,更别提我还没有脑子这玩意儿的时候。至于我为什么选择用魔法把肢体肉体化而不是直接换个身子——

“旧的用着安心啊。”我理直气壮的说,然后一仰面把腰折了个一百八十度给他看,“再说人类的身体能做到我这样吗。”

他低头翻过一页书,对我的行为不做评论。我蹲在他旁边继续游说:“你看你需要个伴儿,我活了这么久我也需要个伴儿,所以咱俩凑合凑合……”

“行啊。”我话还没说完,他啪的合上书,一脸淡定,“我准了。”

我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傻兮兮的问:“你不是要半个月吗?还剩一周呢。”

“我乐意。”他翻了个白眼,抬脚就走,“要不要,不要拉倒,就此别过。”

“要要要!”

于是我就领养了一个小男孩儿,特别耐心的教他叫我姐姐。

他皱着眉毛一脸正经的表示,第一他已经学会了怎么读姐姐这俩字儿,第二我是个不老魔女,他怕自己长大以后改不了口,别人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

真可惜。我自顾自的遗憾。那把好嗓子,叫姐姐还挺好听的。

“你会做饭吗?”

“会啊。”

“会做家务?”

“会。”

“跟得上时代?”

“不然你以为我怎么活下来的。”我拍了把他脑袋,把菜端到桌子上。他乖乖爬上椅子坐好,充满怀疑的问:“那魔法有什么用?”

“偷懒。”

看他的眼神,我觉得我可能败坏了魔法世界在他心中的形象。

“你都说偷懒了,”他含含糊糊的问,“为什么还要学做这些事?”

“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我嫌弃的挡住菜,又拍了一把他的头,不管他吱哇乱叫撑着下巴懒洋洋的回复。

「因为生命太过漫长而无趣,所以我们要用尽一切方法来证明自己还活着,直至死亡来临。」

02.

养了他我就得对他负责……等等你瞎想什么呢,我还不会对一个小孩子下手的。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我还是懂的靴靴。

他放学回来一脸奇怪的问我:“你的魔法是真的吗?”

“是真的。”我瘫在沙发上嘎嘣嘎嘣嚼着薯片,“怎么了?”

“老师说我们要相信科学,为了身心发展童话魔法什么的看看就好不用当真。”

我的薯片翻了。

现在的老师都这么教小孩子???不应该千方百计哄他们相信吗???我一骨碌盘腿坐起来跟他扯:“拿我塑造肌体的魔法来讲啊。人的身体由碳元素铁元素巴拉巴拉……”

讲了半天他一脸迷茫,我就放弃了,然后摸着他的头一点都不诚恳的说:“等你学化学就明白了。至于做表面的无神论者还是表面的无神论者你自己选就行。”

他一巴掌拍开我的手表示要去写作业让我别逼逼了。我刚摊回沙发上,他扭过头别别扭扭的问:“有圣诞老人吗?”

我挥挥手:“你猜啊。”

「只要你愿意相信,什么都会存在。」

03.

“又没抓到。”

他盯着手里的小汽车皱起了眉。这样的小汽车家里已经堆了三四个了,还有几个被他带去学校送给同学,大家一起在课间玩碰碰车然后被叫家长。

当然没有他,这小子精着呢。

他想要的是那振模造刀。没有多长,大概是短刀的长度,虽然对他来讲也有一点大。听说是按着一振有名的短刀打造的。商场老板有钱,所以把它放进了抓奖里。

其实设成一等奖也不值得。不是真品也没开刃,至多是个装饰品,或者对于刀剑爱好者和历史爱好者来讲它有别的意义。对我来讲也没用,不过他想要就让他慢慢抓去。

我拿起一袋薯片扔进购物车,又被他给扔回去:“别拿零食,今天出来是要买菜的!”

“那这个呢?”我本着鱼死网破的精神拎起布丁,咬牙切齿的问,“限量版最后八个,我也放回去了。”

“给我留下!”

我戳了把他鼓起来的脸,心情贼好。

这次消费金额又够抓奖了。他跑到抓奖箱那里嘿咻嘿咻的搅了两把,然后唰的抽出来一张。

“我抽到了!!”他快乐的跑到我面前把纸举给我看,上面写着一等奖,“我抽到那把刀了!”

于是家里多了个架子摆着这把刀。我拿着抹布上上下下把它擦的干干净净,困扰的问:“你要这把刀干什么,很占地方啊。”

他盯着脚尖好半天,犹犹豫豫的说:“我前几天从书上看到的,那把真品……曾经守护了一个家族,至今大概几百年。”

“我想……让它也守护这里。”

“那也得要真品才行。”我毫不留情的吐槽,“不过这个守护嘛……”

“我有在努力!我在学剑道!”

“哈啊?原来你之前问我要的那笔补习费是剑道的学习费用啊?”

[该来的总是会来,直到那之前努力就好。]

04.

“怪物!这是个怪物!”“快抓住她!!就是这个魔女造出了这个怪物!!!”“走开!不要靠过来!!”

火,熊熊燃烧的火焰,将周围染成了血色。「那个人」被绑在由两根圆木简单捆成的十字架上,伤痕累累,头发凌乱,破破烂烂的白色长裙也渗着一块一块的血色。围着火堆的群众咒骂着,欢呼着,高举起的火把仍是血色。

血,血,到处都是血,逃也逃不掉。

火舌攀延到「那个人」的脚踝,她却连痛苦的力气也没有了。我眼看着那双脚被火烧,被火烤,渐渐的变成焦炭,却无能为力。

“不要……不要!不要!!小姐!!!”

“——!!!”

模糊的视线里,她的脸被滚滚热浪蒸腾得有些看不清。「那个人」虚弱的抬起头冲我微笑,开口说……

“——。”

“哈……哈……”

银白的月光从窗户打进来,整个房间里,只有我自己大口大口的喘气声。余光瞥到一只人类的手臂,我吓了一跳,才恍惚想起那是自己的手。

从那天开始作为人类生活,到现在究竟有多少年了呢。

“……你怎么了?”

他站在门口看着我。人类的成长速度真是令人惊叹,从孤儿院接回五六岁的他恍若隔日,转眼小男孩儿就变成了十岁的小少年。

我笑一笑:“没什么。”

“……不愿意跟我说?”

“哎呀,就算是我这个老人家也有秘密的嘛。”

“既然如此就随你便吧。”他冷冷清清的抛下一句,“”

评论(3)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