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关于

[Taleland企划·大和守安定]悸动

满街的花。

大和守安定打了个喷嚏,他觉得自己要对玫瑰花过敏了。到处都飘着玫瑰花香,还有一股巧克力的甜味。啊对,仔细闻闻或许还能闻到狗粮的香味儿。

“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神崎有栖迷茫的看着一街求爱的或秀恩爱的人抓住了大和守安定的袖子。她有种预感,这个答案可能很扎心。

“啊……就2月14嘛……”大和守安定鼓着脸,非常不情愿的用一种慢悠悠黏答答的声调拉长了声音回答。再看看大小姐更加迷茫的眼睛,他只好点明,心滴答滴答的冒血,“情人节。”

这回神崎有栖都一脸扭曲。

这附近还有FFF团吗,我想入教。

对于两个漂泊在外的单身狗来讲,没有什么比看着一整条街的人和商家都在大肆庆祝情人节更烦人的事。神崎有栖一烦起来就想搞搞事,让别人烦躁一下好让自己开心,所以她拖着大和守安定往街里信步走去。

神崎有栖搞事侦察机大和守安定同学立刻察觉到不对:“等等,你要干什么,喂……”

他眼睁睁看着神崎有栖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力气拽住他迈进一家餐厅,绽出花一般的笑,耳朵听见她对着侍应生吐出四个字。

“情侣专座。”

……没有哪只兔子比他过得更多姿多彩了。

如神崎有栖所愿,大和守安定烦躁的托着下巴唠唠叨叨:“我说大小姐,您没必要拖着我来凑合人来吃情侣餐吧,虽然这种时候确实套餐物美价廉但是……”

和神崎有栖成为情侣什么的,难以想象。

小白兔终于说渴了,闭上嘴乖乖喝水。神崎有栖放下茶杯,轻轻慢慢的说:“你放心我随便找一个人搭伙?”

大和守安定觉得自己的膝盖好像中了一箭。

“你觉得我不会被绑架?”

这个他还真不信。大和守安定抿着红茶麻木的想,但他还真不敢冒这个险。

“你觉得……”神崎有栖打开他的钱包,“我会带够钱?”

“……我付钱。”

“乖孩子。”神崎有栖笑眯眯的毫无诚意的夸了一句,把钱包还给他,开开心心的吃起来。

有人轻轻的弹奏着钢琴,是《致爱丽丝》。大和守安定抬眼就能看见嚼东西时脸一鼓一鼓像个仓鼠一样的神崎有栖。他拿着刀叉的手顿了顿,继而无声的微笑起来。

虽然这个小东西既任性又没良心,看在晚餐这么好吃的份上就算了。

情人节,情人节。神崎有栖念叨着这个词,暗暗叹了口气。

出来约会的人……好多,她觉得自己要被挤成肉饼了。

“嘿。”大和守安定轻轻的说,“我发现一个好去处,走不走?”

“你说呢?”

在城镇中心,与方才的喧嚣反差明显的地方,矗立着这里最高的建筑。这是一座古老的钟楼,四周是民居,更远一点是公园,再往过才是不夜街,逐渐崛起的商业中心。从这里可以俯瞰整个城镇,因此作为标志性的建筑,钟楼全天开放。

不过晚上应该是人迹罕至吧。神崎有栖提起裙摆小心的跟在大和守安定后面。夜晚使高耸逼仄的钟楼有些阴森森的。但这并不妨碍它的内部充斥着怎样宁静浪漫的气息。

每一层都开了窗户,月光从四面八方轻柔朦胧的笼罩着,可以大致看清塔内的构造。石头砌成的方正台阶蜿蜒盘旋,一直通到顶部。让人忍不住联想久远的以前,是否有一位少女提裙而上,缓缓攀延,那纯洁的面庞一心一意的向着高远的星空。

虽说有月光聊胜于无,可这总归也看不大清脚下的路。饶是神崎有栖提起裙子小心翼翼的盯着脚下,也免不了一个跟头。

大和守安定朝她伸了手。

“怎么?”他挑眉,作势要收手,“不用我的话我就不管了啊。”

话音未落,手已经被一把牢牢抓住。他手腕一翻反握住她的手,看着她撇到一边的脸,眼里满是笑意。

明明威胁别人都不曾害怕和不自在。

塔外还有远处隐隐约约的喧嚣,偶尔有浓情蜜意的人说着情话自塔下走过。只有他们,只有他们拉着手,在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的螺旋楼梯上慢慢的走,月光给他们照亮脚下的路。

“到了没有……”神崎有栖喘着气,她体力不好,已是快到极限。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只是迈上又一级台阶,伸手推开木门。

夜风呼啸而过,绀色的天空下,万家灯火明亮,如黑暗中冉冉升起的明星。抬头仰望便是真正的星辰,细碎繁多洒满了整个天空,仿佛触手可及。

昔日爱丽丝带着白兔飘摇过海,今日白兔回以星空。

“言不虚传。”神崎有栖盯着蜿蜒铺展开的城镇赞叹,“果然可以俯瞰整个城镇。”

唯有此时人才能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渺小,也唯有此时才能看到自己的力量与伟大。

“当然啦。”大和守安定笑得得意。神崎有栖不理会他,径自奔到瞭望台边沿,扶着粗笨的石砖居高临下的看这大好河山。

她一个个去辨认,这里,这里,这里……都是神崎家的产业。家族的商业脉络遍布各地,而她未来,就要将这份庞大的产业握到掌心。

她从未如此兴奋的意识到,所背负的责任将带给她的,是比这还要辽阔的江山。

“……这是我未来掌握的东西。”风送过她的絮语,她回身看着大和守安定,眼眸灿若星辰,“是我的天下。”

大和守安定愣了一瞬,然后无声的笑起来。

是呀,神崎家唯一的继承人,神崎家的一切,未来都是你的天下。

你看,表现得再怎样不情愿,你终究还是没忘掉自己的身份。

她站在那里,风吹起她的长发与裙角,背后是万家灯火与浩瀚星辰。他抬眼将此刻牢牢记下,恍然发觉女孩子的面容已不是当年稚嫩模样,神色张扬生动得让他惊心动魄。

神崎有栖打了个喷嚏,大和守安定上前两步拉着她往回走。她不满的撅起嘴:“我还没呆够呢。”

“以后会有机会的,再不回去你该感冒了。”白兔捏了捏手,心中悸动划过。

最亮的星星,已经被他握在掌心。

————talking time————
稍微勤奋了一下,情人节贺文。嗯说是这么说,当然对我这个单身狗来讲,我是FFF团那边的。

总觉得好中二……不过我也想不出更好的话来了。爱丽丝那时的心境就是我登高望远的时候,感觉伸手就能抓住天下江山,虽然爱丽丝说的是自家的产业hhh。

神崎有栖对于未来施展拳脚的悸动,和安定对青梅竹马的悸动,大致就是这个主题。等等我居然开始走主线了嘛。

以上,感谢观看。喜欢请点小心心小手手,顺便留下评论吧(´• ᵕ •`)*

有谁和我一起举火把嘛[超级小声]

喜欢请留下小心心和小手手!你的评论也请留下吧(๑ˊ͈ᐞˋ͈)ƅ̋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15)

© 千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