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用于自我提醒,并不是在说各位前来的小可爱。

关于

雪天

下雪天,真不错不是吗?审神者惬意的披着小毛毯,窝在拉门边,捧着一杯热气袅袅的清茶。茶叶是莺丸推荐的,入口清香凛冽,门外碎琼乱玉毫不吝啬的铺满整个庭院,幽静心安。

如果没有鲶尾藤四郎就更好了。

审神者黑着脸,看着少年甩着马尾跑过来,一个脚滑,哐叽哐叽摔倒在地上,啃了一嘴的雪。旁边的铁桶滚了两圈,不动了,里面骨碌碌滚出来个理应打上马赛克的球体,一直滚到了雪上。滚过的地方留下一道褐色的痕迹。

“主上……”鲶尾藤四郎晕头晕脑的抬起头来,就看见本来一脸恬静的小姑娘气得站起身来,毛毯顺着她站起的动作只剩两个角还挂在她身上,很快这两个角又因为吼声阵亡。

“鲶尾藤四郎,给我把马粪处理掉!!!”

那天早上本丸的刀剑们都知道了一件事,粟田口家的胁差因为玩马粪污染了雪地,被审神者罚了一个月的无缝远征和手合。

和他手合的是本丸里资格最老练度最高的初始刀。

最后鲶尾是去洗了个澡才能坐到高度洁癖的审神者旁边的。他觉得头发好像没擦干,于是呆毛转了一圈,抖了抖,水珠子溅到了审神者手上。

然后大家又知道了,和鲶尾手合的刀剑还要再加上练度第二的初锻刀。

鲶尾藤四郎头上的呆毛顿时蔫了下去。他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吧啦的看着审神者:“主上,你忍心这么对我吗。”

审神者还没说什么呢,他就一副哀怨弃妇的模样嘤嘤嘤的假哭起来:“我跟了你这么长时间,你居然这样对我……”

审神者的脸是真真正正的彻底黑了,抡起抱枕就往他身上打,听着鲶尾藤四郎的惨叫,边打边恨恨的说:“你个戏精,让你戏多!让你加戏!”

于是手入室额外多了一笔支出,博多藤四郎撑了撑眼镜,一脸痛心:“主上你下手轻点啊!”

鲶尾藤四郎刚要夸一句弟弟懂事,博多接着痛心疾首:“这都是钱啊,钱啊!”



审神者平时还是挺有主君样子的,唯独碰上鲶尾藤四郎。好家伙,鸡飞狗跳都是轻的。药研这么比喻过:“主上和鲶尾碰在一块就跟镁和稀盐酸的化学反应现象差不多,反应剧烈。”

偏偏审神者的近侍从来没换过,就是这把粟田口胁差,任凭两人再怎么鸡飞蛋打天轰地裂戏多得三日月都看不下去,鲶尾藤四郎就坐在近侍的位置上不动了。

不明白。刀剑们表示自己老了,不知道现在的小年轻都在想什么了。

不明白就不明白,这日子还得接着过不是。鲶尾藤四郎从手入室出来,照旧笑嘻嘻的蹭到审神者旁边去,乖乖巧巧的低头请审神者撸毛。

鲶尾藤四郎的头发手感是真好,滑溜溜的,一点都不毛糙,捧在手里就像上好的绸缎一样。审神者撸了两把,消气了,也就随他在旁边待着了。

他捡起来毛毯给审神者披上,翻了身,脑袋也就在审神者腿上转了个个儿,变成了仰视审神者的样子。他盯着那张藏在云里雾里的脸瞅了好一会儿,瞅得审神者不自在起来,手指不安的在茶杯上摸来摸去。

“您再摸几下,茶杯该破啦。”鲶尾笑嘻嘻的打趣她,看着审神者的脸砰的红了,心情好的不得了。

天天一脸无求无欲的多像老年人,他还是喜欢看小姑娘被他气得张牙舞爪脸蛋儿通红的炸毛模样,生动得跟庭院里的樱花一样。

“呐呐,主上我们去打雪仗吧。”他突然坐起来,脸凑到审神者脸前,湿漉漉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审神者的眼睛。审神者一时愣了神,连手里的茶杯什么时候被拿走的都不知道。

“啊……嗯……不行吧,长谷部会骂人的。”

“也是。”胁差叹了口气,把脸缩了回去,百无聊赖的又躺到她腿上。审神者松了口气,心里又隐隐的失落。

算啦,瞎想什么呢。她又去摸桌上的茶杯,结果被胁差一把抓住,凑上去就对着她亲了一口。

“吧唧”一声,她还没回过神来。

鲶尾歪着头把那张精致的脸送到她眼前,眼睛的颜色像是用水抹开的颜料,还带着丝笑意:“啊呀,傻了吗?要不要再来一下?”

审神者总算反应过来,小脸慢慢的,饱满的,红成了一个苹果。

“鲶尾藤四郎你个混蛋!!!”



骨喰藤四郎听完他说的之后,难得用一种“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笨蛋。”

他急得跳脚:“不不不兄弟你先别急着骂我,帮忙吗?”

骨喰扣上军装扣子,绑好护甲,揣上本体,走到门前,回头认真的说:“不帮。”然后拉开门走了。

……这怕不是一个假的兄弟。

听到他问的话,和泉守兼定手里的木刀哐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堀川国广捡起来又给扔回去,歪头看着他:“鲶尾先生刚刚是问土方先生如何对待女性的对吗?”

“他都是直接上。”样貌温和清秀的胁差眯起眼来微笑着回答,“毕竟土方先生都是在花街接触女性的呢。”

鲶尾麻木的转过身,他总算知道和泉守为什么一副下巴都掉在地上的样子了。

果然这种事还是得靠自己吧。粟田口的胁差挠了挠头,决定还是身随心动,总会有办法的嘛。

于是他就做了上一节的事。




审神者揪住鲶尾藤四郎的衣领来回摇晃:“你个混蛋你刚刚都做了什么啊啊啊!!!我的初吻啊你个混蛋!!!”

鲶尾藤四郎被摇的晕头晃脑神志不清,他颤颤巍巍的握住审神者的胳膊。审神者冷哼一声,猛一松手,他就摔在了地板上,嗷的一声,清醒了。

“我就是想这么做嘛……哎哎哎别打别打!我说我说!”

胁差收起脸上嬉笑的神色,端端正正的跪好,认真的说:“我喜欢您。”

审神者满脸狐疑:“你是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吧?”

“我是在告白啊……不是不是,您相信我啊!”

“上次相信你我掉进了鹤丸挖的坑,上上次我喝了一肚子海水,上上上次……”

鲶尾头顶的呆毛又蔫了:“……行了您别说了,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了。”

审神者叹了口气,别过脸去:“算了,我相信你。”

“……欸?”

“相信你啦!哎什么哎!”

胁差的眼睛倏地亮了起来:“那我可以认为,您这算接受我吗?”

审神者一鼓脸一闭眼,不理他了。鲶尾也不在意,一手揽过她的腰一手拖过她的手,轻笑低语:“那再来一次哦?”


药研放下手里的试管,探头叫住了弟弟们:“先别去找大将了,自己去玩吧。”

前田平野眼尖的发现了他嘴角的笑意,齐刷刷的问:“有什么好事吗?”

“嗯……大概吧。”药研撑着下巴回答,“你们以后可能要有个嫂子了。”

————talking time————
@莲子糕 的点文,emmm希望你吃的满意。

写过撩的鲶尾,强硬的鲶尾,这次就想写一个有点赖皮的鲶尾,脸皮不厚怎么追的到女孩子呢对吧[喂]。

揉鲶尾的头是心愿。

如果你吃的还可以请点小心心和小手手,有评论就好了,想被勾搭[危险发言]。

本文仅对莲子糕开放转载。

评论(9)
热度(18)

© 千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