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长弧,封面及昵称后缀用于自我提醒
和我说话前请一定要提醒我一句说话先过过脑子

Σ被迫提前改了名字,为纪念一个无法忘却的少年
因为混乙女关注的大多也是乙女太太所以腐向恕我不能推荐

关于

荣光

@妄妄妄绪辞 太太的交换粮,非常抱歉这么一个乙女被我写成这样,我都不好意思打tag。
偏友情向,沉海梗,断刀梗均有,ooc预警,别家审神者且出场次数少,能接受食用愉快。
——————————
咕嘟……咕嘟……
少年缓慢的睁开眼睛,葱色眼眸如所处之地一般浩瀚无边。透过海面撒进的星星点点的光芒点缀在里面,似乎再现了以往的荣光。
一切,都在远去。
他闭上眼睛,紧紧地握住手中胁差,眼角似有星光洒落。
“堀川!”
谁?谁在呼唤我?
“堀川!看着我!”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温度。
是……谁……?
他挣扎着再次看向蔚蓝的海。模糊的光影,可眼前却有一个女孩子,她的黑发像海藻一般随水波动,深不见底的眼眸如海,却远比海澄澈温暖。
“听好了,你不是在海底,你有本丸的大家,你有新选组的伙伴,你有守守……你有我!”
“醒过来!继续战斗!”
“你可是土方岁三的胁差啊!”
土方,新选组,兼先生,大家,本丸……
以及,主上。
少年完全睁开了双眼,葱色眼眸柔软如斯,惊慌失措的看向眼前的人,她只是死死握住他的手,声嘶力竭。
“……快醒过来!”
现实与梦境交错,心意却始终同步。
堀川国广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混乱的战场,无数时间溯行军涌来,刀光剑影接连不断,兵器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他依旧能在无边无际的灰暗中找到他的伙伴。
懒懒散散却出手精准的飘扬的红色是加州清光;下手狠厉勇猛一如冲田先生的葱色夹白是大和守安定;长发飘舞身姿帅气战斗方式依旧奇怪的葱色是兼先生;游刃有余沉稳镇静的那件黑白羽织是长曾弥虎彻;张扬明艳夹杂着火器声音的橙色是陆奥守吉行……
以及,有着远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眼眸,绯红自发尾向上攀沿的黑发,如同雪中怒放的红梅一般的,伟大的神明。
“堀川!”
“是!”
葱色眼眸锐利如斯,像出鞘的胁差一样闪着凛凛的寒光,又远比那温暖明亮。他反手一刀,将偷袭的敌人消灭殆尽,黄昏留在他微眯的眼眸,染出一片奇异的撞色,霎时点亮天际。
她微微勾起嘴角,干脆利落的解决的眼前的敌人。
回来了,她的堀川。
他看着眼前的战斗,多么熟悉的场景啊。
那时大家都在,最潇洒恣意的时光里,最年长的他看护着小小的付丧神们。一抬眼,就能看到他们三人喝酒谈天,脸上是笑意。任务一来,他们就披起浅葱色羽织,配上刀剑,堀川领着小小的付丧神们跟在身后,去为珍爱的人解决一切阻碍之物。
可惜好景不长,池田屋,鸟羽伏见之战,函馆。清光,他,长曾弥……只留下了兼先生一个。
但是啊,现在不一样了。
他认识了不同时代的刀剑,懂得了人的情感,与昔日伙伴重聚,得到了毕生所爱。
那么,战斗吧。
为了珍视之物,为了责任与荣光。
和泉守兼定举刀格下溯行军一击,刀剑碰撞间火花四射,发出格格的响声。
“国广!”
唰啦——锃亮的胁差以刁钻的角度撕裂盔甲,锋利的打刀格开敌刀紧随其后,刺穿灰暗。一模一样的葱色眼眸里,满载着并肩战斗的快意。
大和守安定唔了一声:“二刀开眼啊。”
“喂喂,你这语气什么意思啊。”加州清光随手砍掉一个短刀,“嫌弃我不是胁差吗?”
“说这种话的加州清光果然是笨蛋。”
“哈?要不要比比谁先砍掉那边的大太刀?”
大和守安定不满的“啧”了一声,嘴角却有隐隐上扬的意味:“这种赌注根本没有意思啊。”
加州清光笑起来,眼尾上挑的角度犀利:“因为我们都是……”
“那个人的刀啊!”
残影略过,两把大太同时被同样的招式贯穿,飘舞的围巾溅上点点血迹,又很快消散。方才浴血伫立时一模一样似曾相识的凛然似乎只是错觉。
“嚯,居然是和你一起杀敌吗。”
“咱也没说什么吧,对立的两个人的刀居然一起合作。”
虎虎生威的刚硬刀剑哼笑一声,土佐的名刀也像回应一般发出不服输的低笑。嘴上互不讨饶,动作天衣无缝,将后背完完全全交给对方。
“嘛,话是这么说,咱现在的主人,可是信任着咱呢。”
“所以,不能让她失望啊。”
刀尖一挑,紧跟着枪声,如同绚烂的烟花绽开。
做的不错嘛。
神明勾起赞许的微笑,退身而出,观望着战况。
幕末的刀剑,从来都热血沸腾得不叫她失望。
“还会害怕吗?”
踏上回本丸的路,走在最后的堀川国广听到这样的问话,不禁诧异的看向自己的恋人。她的脸上是轻松的笑意,鎏金的眼眸里满是笃定。
于是他也微微笑起来,亲吻她的指尖,轻声说:“不会了。”
没有阳光的照耀,他的眼眸也熠熠生辉,正如那件羽织一样。不管过了多久,是否落满灰尘,是否消失不见,也始终带着至高无上的荣光。
“国广——主上——快点啊!”
走在前面的五人不知何时停了下来,和泉守兼定一手扩成喇叭大喊,一手高高举起用力挥舞。他们脸上的笑各不一样,却都温柔得让人热泪盈眶。
她松开堀川的手,示意他先去。时光飞逝,彼时最年长的付丧神已经赶不上他们成长的速度,只能仰起头看着他们。可是自始至终就没变过的同僚友情,古物独有的豁达通透,还是美好得令人心生感动。
她好像能透过现在,看到那时的美好。走在最前面的兄弟三人,后面跟着披着葱色羽织的付丧神们。擦身而过的维新豪杰,身边走着笑得爽朗的土佐少年。
幕末是个混乱热血刀光剑影炮火连天下白骨累累的时代,也是个干净单纯美好温柔到令人伤感的时代。
付丧神们微笑着看着她等她走近,身上风尘仆仆还有战场的气息,逆着夕阳的光,好像英雄一样。
是啊,他们就是英雄。
她笑起来,沿着英雄们的荣光,一路向前。
————————
闲谈の时间
本来是给 @妄妄妄绪辞 太太的乙女粮,结果写着写着主题混乱……一开始是敌军作妖,堀川陷入梦魇的场面。
可能一写到新选组就没办法冷静了。新选组的大家都是笨蛋,人也是,刀也是,都是笨蛋。
可我就是喜欢这样有着坚定信念的笨蛋们。他们不忠于天皇,不忠于幕府,他们只是忠于武士道,忠于诚,忠于朋友,忠于自己。
我曾经说过,总司是新选组的剑,也更是近藤和土方的剑。他们三个一样的,无法舍弃任何一个人。龙马我不了解,但看陆奥守的性格,也是很爽朗的人。他们没有错,谁都没有。
作为剑的剑,幕末刀们应该也是吧,如此的重视感情却又豁达到令人心疼。动荡的年代给他们血性和荣誉,并肩的战友却可能今天就不在了。不是不悲伤,是麻木劳累到再也无法哭泣。
死去的人固然死去,活着的却要连死去的人的信念一同背负,继续踉踉跄跄的走下去。

评论
热度(13)
  1. 妄妄妄绪辞千安_说话一定要在脑子里过一遍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投喂..!!老实说新选组是我玩游戏里最喜欢的刀剑们了..因为特别特别喜欢,所以有太多太多的感想了...